咨询热线:

4008-060-916

百亿餐饮帝国坍塌 当年它比海底捞还牛

发布日期:2021/4/29

谭鱼头,曾经在餐饮业创造了百亿帝国的佳话。然而从百亿帝国沦落到商标被拍卖,谭鱼头最终留给餐饮业的,只剩无限唏嘘...

  谭鱼头,曾经在餐饮业创造了百亿帝国的佳话。然而从百亿帝国沦落到商标被拍卖,谭鱼头最终留给餐饮业的,只剩无限唏嘘。

  4月20日,一则关于成都谭鱼头名下的49个商标专有权将于5月1日在淘宝网阿里拍卖强清平台进行拍卖的消息,引起众多网友热议。

  该消息一出,餐饮业内人士更是一片哗然!曾经餐饮界内的巨头,最终竟沦落到商标被拍卖的境地。

  谭鱼头火锅曾经火遍大江南北,甚至在20年前,就把分店开到了香港。有业内人士曾评价谭鱼头,如果发展顺利,其将会是餐饮业比肩海底捞的存在。

  曾经辉煌无限,谭鱼头怎么说没就没了?

  谭鱼头百亿神话,曾有辉煌无限的十年 

  2020年,谭鱼头在关闭其大本营的最后一家店时,创始人谭长安曾说:“短短几年间,谭鱼头轰然崩塌,业内人士很震惊,其实我自己也很震惊”。

  回顾谭鱼头的发展历史,极具90年代的时代特点:创始人退伍转业,下海经商。

  1996年,谭长安从部队转业,不安于在公司平淡度日,最后决定下海创业经商。也是在那一年,谭长安用5000元转业安家费,在成都百花潭附近的小巷子里开起第一家谭鱼头火锅店。

  当时的谭鱼头只是一家仅有20张台的小门面,但是却天天生意火爆,谭长安很快就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随后,他开始加速铺开分店,快速在四川德阳、绵阳开出了4家分店。

  之后,谭长安更是走出四川,来到北京,在东直门开出第一家谭鱼头。因为北京门店经营出色,谭长安开始尝试合伙人合作模式(加盟),不到3年的时间,谭鱼头就在全国58个城市开了90家连锁店。

  进入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,餐饮业几乎是属于谭鱼头的。

  2000年底,谭鱼头的年营业额突破3亿。

  2002年,谭鱼头扩展海外市场,成为第一个进入台湾市场的内地火锅品牌;年底,谭鱼头营收突破5个亿。

  2003年,香港第一家谭鱼头分店在铜锣湾开业;同年在香港成立了子公司。

  2007年,谭鱼头年产值达8亿元,谭长安则以20亿元的财富杀进福布斯富豪榜。

  2008年7月,谭鱼头走出国门,新加坡首店隆重开业。当时,谭长安还为谭鱼头定下了一个宏伟的目标:有华人的地方,就有谭鱼头。

  在突飞猛进的这十年,谭鱼头还与IBM公司联手,建设现代数码餐饮管理,成为当时中国首家实现全国电脑网络化办公平台的餐饮企业。甚至在中国的电子商务仍在起步发展初期,谭鱼头就已经开始全面做电子商务布局。

  经过这十年,谭鱼头的发展体系逐渐完善,旗下设立了食品研究所、烹饪学院、物流、配送中心等全资子公司,一度拥有员工8000余人,公司估值上百亿。

  在迅猛的发展势头下,谭鱼头的上市之路于2009年开始提上了议程。而上市则成了谭鱼头盛衰的转折点。

  借壳上市失败,对赌上市埋下祸根 

 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对于谭鱼头走下坡路的原因,谭长安曾直言:是因为太想上市了。

  2009年,香港福记食品因公司内部资金及人员等问题,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。谭长安认为,通过福记食品让谭鱼头借壳上市,不失为拥抱资本市场的一个好选择。

  殊不知瞄准福记食品的狼太多了,福记食品最终以6.58 亿港元的价格被安徽创投拿下。谭鱼头的第一次借壳上市之路,宣告失败。

  两年之后,也就是2011年,谭长安准备以 2 亿多港元拿下维奥集团这个壳,再次冲击资本市场。结果半路杀出程咬金,维奥集团最终被中国铀业发展公司拿下。谭鱼头借壳上市的计划再次落空。

  两次借壳上市失败,谭长安改变了上市策略,决定独立上市。为此,他与香港的风投公司签订了对赌协议,将谭鱼头的上市倒计时定为三年,对方出资金额2000万美金。

  起初,风投公司只投了500万美金,剩下的75%的资金并没有实际到账,可即便如此,谭长安还是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装修开店,甚至进行了其他火锅公司的股权投资,提前透支了风投的2000万美金。

  然而,对于强调现金流的餐饮行业来说,企业的资金窟窿一旦形成,就是灾难的开始。

  2013年开始,关于谭鱼头陷入各种债务纠纷的信息纷纷流出,谭鱼头的品牌声誉一再受挫。

  2014年,谭长安开始长居香港,对谭鱼头也无心管辖。2020年8月,谭鱼头最后一家大本营店宣布了闭店。

  今年,则出现了本文开头的谭鱼头商标即将被拍卖的一幕。

  时代成就了谭长安,最后抛弃了谭鱼头

  针对谭鱼头的衰落,有网友曾评论道:“一列火车,车头冲出轨道,您认为列车还能正常前行么?”无论是谭鱼头企业本身资本对赌上市失败,亦或是谭长安自己本人,似乎“赌”这一个字,才是谭鱼头和谭长安劫难的根源。

  不管是什么原因,谭长安成为“老赖”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他多次被纳入失信人执行名单,最终只能采取变卖固定资产的方式进行抵债。

  谭鱼头的失败,在当前的视角来看,更多人看到的是谭长安本人的失策和资本市场的残酷拖垮了谭鱼头。其实,历史长河滚滚,谭鱼头的兴衰,也有时代的因素。

  在谭鱼头刚起步的那几年,消费者因地沟油,回收利用油对火锅餐企多有成见。彼时,谭鱼头将一次性清油锅底的理念推出,获得了消费者的极大认同,谭鱼头也因此乘上了发展的快车,开启了属于自己的黄金十年。

  而曾让谭鱼头快速发展的特许经营方式,为谭鱼头在全国的快速扩张,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但也因为扩张速度过快,后期谭鱼头对加盟店管控不力,给发展埋下了不利的因素。

  尤其在最关键的2014年,谭鱼头从领导人到加盟店的表现几乎都偏离轨道:谭长安因事离开成都6年,公司因为管理不力,加盟店频发食安事故……

  而同时期,海底捞凭借服务特色做出了口碑,在火锅领域闯出了一片天;不少各具特色的火锅品牌也层出不穷,谭鱼头的一成不变的产品和服务,渐渐跟不上时代的潮流。

  如今看来,谭鱼头的颓势早就埋下了伏笔。

  小结

  “我们会把商标拿回来,继续做谭鱼头高端品牌。”对于商标被拍卖一事,谭长安如此回应。

  据了解,谭长安已开始谋划全国布局新品牌新“谭滋鱼”。

  但是,即使谭长安能将商标拿回来,在当下竞争激烈的餐饮行业,要想重现当年的辉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
相关推荐新闻